尘封【尘风居住的小街】

这条路瘦得像根儿裤腰带,旁边的私立医院日渐兴旺,生意人就你争我夺地把这条大道挤成了一条小街。
  小街上啥都有:旅社、发廊、饭馆、蔬菜摊、小超市、茶馆、鲜花店、杂货铺、诊所……针针线线一应俱全,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。
  在这里开店的店家大多都有点成都人常说的“跷脚老板”的架势。走进店铺,随人东瞧西看,要是不主动问老板某某东西有无,他頂多在人刚进门时瞟上一眼,冷得像块****。
  有的烟酒店老板当顾客进门时也会轻轻问一声需要什么,明明一盒七元的香烟,老板却要收七元五,若要问,他只一句话:“我这里就是七元五。”小街上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发生抓扯事件,每每这时,看热闹的、起哄的、说风凉话的、做和事佬的,很快就围了一大群人,往往人围得越多,争吵反而越会升级。这时才有人打电话报警,又有人打电话找来工商局的,还有人请来城管,大家围着看他们如何平息事端、主持公道,似乎这是他们最大的快乐
  路边随处可见摆满鲜花和水果的三轮车:一个个漂亮的小花篮里盛满各种新鲜、个大的水果,它们被透明胶带包裹固定,外面插着几枝鲜花和绿叶,格外吸引眼球。
  摊贩见有人朝他的水果望过来,就连忙大哥大姐、叔叔伯伯地甜着嘴打招呼,像演讲时的开场白,然后口齿伶俐地推销着自己的水果。有人因了盛情难却或因了便宜划算而买一篮水果提走,在病房拆开一看,花篮中间的水果不是蔫的就是烂的。
  小街上最多的顾客是病人及其家属,还有就是医院的工作人员。清早,菜摊上的生意最好,即使摊主全家老少齐上阵也手忙脚乱的。于是要有哪位顾客东挑西拣、讨价还价,菜摊摊主干脆就懒得和他啰唆。
  中午饭馆子的生意最好:人满为患的饭馆里来了几个刚从医院出来的病人,他们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位置坐下。老半天跑来一个传菜的中年妇女,她黑黢黢的双手不时滴下一星儿油油的水,扯开喉咙问:“吃啥子?”“炒一盘青椒肉丝,佐料多加点,味道重些。”重得把医嘱忘得一干二净。
  也有病人家属端一碗儿粉蒸肉什么的来热一下。老板最乐意做这样的买卖,只消顺便放进自己的热锅里稍等片刻,就可以赚个十块八块。这时,客人发一句牢骚又默默吞下,知道都是这个价,到哪家都一样。做老板的不担心没这种好事临门,自然有他的道理:这个地方离真正的市场远,且有一条公路横着,公路的一边又正修地铁站,路上混乱复杂。哼,这年头,谁肯亏待了自己的腰身和腿脚,只为节约几个小钱舍近求远呢?
  街上热闹的时候,小偷就盯着粗心人下手。当有人被什么稀奇的事物引开注意力时,往往是身上的钱物换取的眼福。如果小偷被逮了个正着,那又怎样,小偷的身体比泥鳅还滑,所溜之处,人们让开来夹道欢迎。即便真有不计后果的人把他拦下,将他一顿暴打再交给警察,可没等几天,那个小偷就又出现在了小街的某个角落。
  开茶铺的老板都知道,每天来光顾的,大都是些闲人或常客。他们可以来,也可以换地方,去哪儿全凭一时兴趣。老板懂得迎来送往时的周到、和气是生意兴隆之道,所以无论他有多忙,只要听见有人叫,就算不能及时赶到,也会连连应和着堆满笑容朝那边望道:“马上来,马上来。”要有陌生客人来,老板会更加热情,笑过后便急急地去泡一杯茶水,轻轻地放在客人的桌子上,希望客人下次再来。开店坐铺难免会遇到撒皮耍赖的,俗话说得好:“不要命的好医,不要脸的难治。”因此,若真摊上这种难缠事,茶馆老板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常以不要茶钱了结此事。
  偶尔有些附近的菜农提了自家的瓜果蔬菜,找一个没人的旮旯,再在地上铺一张塑料布,将新鲜的绿色蔬菜就摆在上面,比别人卖得既便宜又谦和,却会招来同行的鄙视和咒骂。若要是有人和他讨价还价,他定会笑笑说:“你这个年轻人,我一个老头子还会乱要你的价?”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给你再添一把菜,还不收钱,难道还不能满足你的贪心?
  一到夜晚,昏黄的路灯就亮起来,为冷清的小街平添了几分安详和温柔。偶尔碰上那个歪躺在街边的流浪汉,听见我清脆的脚步声,立马就让自己的四肢刻意地动弹几下,再挪一挪身旁那个臭气熏天的大口袋,不放心,努力地睁开惺忪的眼睛,扑闪着警惕的流光……我把背影与安全交给他,走远了才回头望,只能看见一片扑朔迷离的雾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