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在巴黎买旧货_网上买火车票怎么取票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那个春天,公司组织推销小组去法国,指派我当业务主谈兼翻译。
  为有个良好形象,公司给每人发了五百元的“置装费”。我在出国人员服务公司花了三百多元,买了全毛西服、沪产锃亮的皮鞋、面料挺括的风衣和流行的密码箱这些顶级配置后,踌躇满志地和同事踏上了浪漫“巴黎春天”的商旅。
  第一次出国,我们难免激动和兴奋。飞机抵达戴高乐国际机场,出航站楼,法方的客户马丹先生早在那儿迎候多时。阳光灿烂,春风和煦,面包车在高速公路疾驰,巴黎这座时尚之都的独特景致映入眼帘。一路上,主客双方談兴甚浓,也对未来商务合作满是憧憬。
  在商务处招待所下榻,虽然单人房逼仄,但每天能吃到国内厨师做的饭菜,我们感觉很惬意。此外,小组成员都暗自窃喜,在“家”里吃住能省下一笔外汇,留作己用!
  随后的商务活动安排得很紧,马丹先生几乎全程陪同。他开车带我们去拜访批发商,参观港口和仓库,在市内零售点收集市场反馈。随后双方签了一大笔轻工产品的出口合同
  马丹先生很善解人意,忙里偷闲带我们在繁华市区兜风,让我们领略了几处著名景点,游览了塞纳河旧物品市场,徜徉在宽敞洁净的香榭丽舍大街。看到奢侈品商店内展示着硕大而精致的香水瓶,我们为之惊叹;逛了大型超市,我们才发现还有这种先进而便利的零售模式。入夜,巴黎商业中心流光溢彩,游人如织,我们有购买纪念品的冲动,无奈囊中羞涩。
  临走的头一天,商务处的小贾来房间闲坐。聊了签约的进展和行程后,他为我们购买归国带的礼物指了一条道:坐地铁去巴黎市郊跳蚤市场,那里有不少中东人开的小店铺,顾客群大多是新移民、在巴黎读书的留学生和低收入市民。像旧西服、打火机、小古玩、小家电等都很便宜。小贾特别为我们推荐了旧西服,面料很好,做工精致,只是有些过时,每件开价最高只要五法郎,购买要自限数量,怕不卫生,买回后最好用热水烫烫,消毒,回头他找地儿帮我们快速烘干。
  次日,我们到跳蚤市场,一下子适应了乱哄哄、熙熙攘攘的商业氛围。果如小贾所言,那儿商品虽旧,但琳琅满目,价格低得不可思议。如果买得多,还可以讲价。我们从头逛到尾,除别的礼物外,小组成员“团购”了二十件旧西装,带回交小贾连夜处理。我们把旧西装用绳子捆了又捆,尽量减少在旅行箱占的体积,每人身上还套了一件。回国后,把旧西装重新熨烫,我特地送给内弟一件,之后的好几年他在正式场合穿上显摆,在不明就里的朋友中争了面子。